城市名片 | 硬件优质,生态完备,MCN再掀成都网红浪潮

傍晚,成都市武青南路街头长椅上传来熟悉的BGM,寻声望去,意料之中,是居民闲来无事捧着手机在刷短视频,那人低头沉浸其中,忘乎所以,拇指不停地上下划动(www.nensun.cn)。他如果抬起头,便能看见街对面的MCN产业园区还灯火通明。

MCN的十载道路

帅哥、靓女、土味、戏精……短视频的病毒式传播,浸入了生活,侵占了人们大量注意力,这背后,是阅读模式的改变,是文化娱乐产业的变迁,也是MCN(Multi-Channel Network)的迅猛发展的原因与结果。

站在MCN这一“新生儿”本身的成长路径来看,其年岁至今不过十载。2009年,国外视频网站Youtube的部分优秀内容生产者为了持续高质量生产视频,共同成立了一家名为Maker Studios的公司,作为YouTube视频创作者与平台间的中介,该公司整合个人创作者的资源,帮助原创作者们进行内容推广,从而最终达到内容变现,这便是MCN的开端。

2012年,MCN被引入中国,开始在国内萌芽。随着国内移动设备不断升级、网络资费大幅下降,短视频有了充足的发展空间。短视频用户获取门槛低,情节简练,张力十足的特质,让其成为了新时代的主导娱乐内容,自走进大众视野以来,用户成指数爆发增长。

2015-2016年是MCN的发展期,以Papi酱为代表的初代网红愈发火爆,开启了其在各大平台的战略部署之路,国内MCN机构开始自主孵化和创造流量矩阵。风口来袭,大小玩家纷纷入场,2017年开始,MCN进入了高速爆发期,机构数量从数百家量级猛涨到上万家量级,平均同比增速大于100%,2019年,新落户成都的短视频、MCN机构就超过了200家。在后续的不断进化中,机构数量增势不减。

成都新媒体MCN产业园正是在此背景下诞生的。2017年11月产业园正式开园,作为全国首个MCN产业园,该园区聚合了大量MCN机构、自媒体人,进行集中创作、产业化运营,产业园首期入驻和签约的MCN机构超过50家,自媒体账号2000余个,月整体流量达80亿。

百亿市场下的成都表现

2020年,我国MCN机构数量已达28000家。在MCN的引领下,PGC成团发力,内容越发优质且多样,受众群体也随之不断扩大, MCN的市场规模与机构数量同步增长,二者互为推动,行业以滚雪球式高速发展着。至2020年底,中国MCN市场规模达245亿元,比2015年增加超过30倍。成都仅在抖音上的热门账号就有1046,MCN账号有1045个,此规模在国内中西部稳居第一。

其中不得不提在成都发家、直升为全国头部的MCN机构洋葱视频。同样在2016年随大部队成立发展,洋葱视频能够脱颖而出,成为短视频和直播培训的黄埔军校,至今拥有十多个自研千万级IP,全球累计粉丝2.5亿,视频总播放量可达千亿在2019年中国MCN典型机构网络口碑大数据监测对比中排名第一,在今年获评人民智作MCN商业价值榜第二名。

成都的MCN在纵向谋发展的同时,还进行了横向联合以扩大品牌声量。2020年6月,四川长虹和瘾食文化、OST娱乐等头部MCN机构达成战略协议,联合打造集网红孵化、内容创作、IP引流、粉丝运营为一体短视频及直播平台。

头部固然有其强劲之处,拥有上千家MCN机构的成都,同样把握着数量优势,对中小型MCN机构以及有意向入场的玩家,在政策上给予大力支持。

去年4月,四川省商务厅印发《品质川货直播电商流量新高地行动计划(2020—2022年)》,《计划》中提到,要围绕打造电子商务品牌产品数字化产业链基地,构筑“线下孵化+供应链+线上平台”网络流量孵化群,形成品牌打造、产品集中地、优质电商平台、MCN机构等专业生态集中地,培育“头部、领军、领先、创新”阶梯式发展的川货品牌队伍。鼓励引进MCN,对新设立或迁入武侯区的MCN机构等专业直播运营商给予丰厚的奖励,鼓励MCN机构聚集,对新入驻的机构实施房租、装修补贴,支持其发展壮大。

成都MCN产业园成立的初衷也在于此,通过园区运营方提供的专业服务、优势政策,对园内MCN进行聚合、扶持、投资、服务、规范,最终实现机构规模化,抱团共发展。

城市发展与MCN相辅相成

在本土开花的这几年,国内MCN发展各有特色,以内容生产、IP打造为主的洋葱;以营销业态为主的蜂群文化;以运营业态为主的大禹……它们都是千万家MCN中的佼佼者,代表着业内形象,反映着行业生态,同时,也是城市文旅消费新赛道发展的缩影。

MCN对于城市特色的映照十分明显。就像橘子娱乐、Papitube展现北京的文化娱乐,微念科技、如涵控股反映杭州的服装电商一样,成都作为新一线著名网红城市,洋葱视频、瘾食文化充分展现了成都多美女美食的网红属性。

成都打造美食之都、文旅名城的道路上,少不了MCN的力量。

Z世代开始占据市场,年轻、个性、时尚成为消费关键词,红人经济渗透到各个消费领域,常刷抖音的人,一定看过代古拉K的舞蹈,大胃王余多多的吃播,关注过网红的穿着和口红色号,从各类探店视频和Vlog中做旅游攻略,春熙路、太古里“长枪短炮”的街拍是多数人未曾亲眼所见但能瞬间浮现于脑海的场景,这是以短视频为窗口传递给世界的地方特色,也是MCN 存在的另一种意义,让短视频的价值辐射城市经济。

疫情让短视频流量红利爆发,如果抖音、快手等平台提供的是河道,那MCN就是引水渠,不同的引水渠用各自的特色和专业运作引来不同的流量。以内容为核心的MCN,在大批量机构蜂拥而至、同质化现象愈发严重的情况下,创意变得稀缺可贵。

普遍内卷的大环境,让MCN在内容创作上更加焦灼,短视频时代,一个人出名只需要15秒,过气只需要另一个15秒。当被更优质、更亮眼的内容覆盖,螺旋式上升的阶梯会越来越窄,头部拔尖,尾部受困,马太效应让明渠成大河起大浪,让暗渠被淤积甚至人间蒸发。

成都有抱团聚力的MCN产业园,有头部先锋洋葱视频,有网红底色,有和互联网同样的包容性,硬件优越至此,只差“人才”和“创意”的东风,未来,我们期待更别致的创意和更有吸引力的IP,让城市“红浪”掀得更高。

搜狐成都:姚娟

图源:网络

主营产品:换气扇和排气扇,风幕机,空气净化设备